重生之官场风流 作者 香烟盒子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下载-510文学 https://www.510wx.net/

香烟盒子的新书重生之官场风流最新章节已经更新,文学都市网提供香烟盒子的小说作品重生之官场风流无弹窗阅读和重生之官场风流txt下载全集电子书免费下载。免费在线阅读《重生之官场风流》尽在文学都市网
正文 卧底外篇
本章节来源六九中文 www*69zw*请到六九中文阅读最新章节

  时光如梭,转眼又到了九月,又到了鹰飞的季节。

  公海上的一座无名小岛附近,放眼看去,在蔚蓝色宽阔的海面上,有一艘豪华游艇正在海面上漫无目的地游弋着。

  游艇上旌旗迎风飘扬,您若稍微仔细瞅清楚了那艇舷边上漆着的几个大字,就会发现这艘豪华游艇有个相当雷人的名字——观音菩萨号。

  顶层船舱的甲板上,有一个穿着沙滩裤赤裸着上身的男人,在他身边则一左一右的坐着两个小屁孩,一男一女,长得胖嘟嘟的,煞是可爱。

  今天阳光明媚,海风徐徐,倒是个出海兜风的好日子。但很可惜,这个男人现在没这份闲功夫,此刻的他正被那两个小屁孩弄得团团转,手里拿着一个奶瓶不时的要喂一下年纪小点的女儿,可他那个大儿子却尽跟他捣乱,抱着他的胳膊,嘴里嘟哝着也要爸爸喂。

  “永仁,你都多大了还喝奶啊,快点给老子我乖乖坐好,一边自个玩儿去。”男人被搞得不厌其烦,就差没用大耳刮子抽儿子的小屁股了,边说着,还扬手恐吓了一下宝贝儿子。

  谁知这个小屁孩可不是吓大的,他冲着父亲做了个鬼脸,奶声奶气的嚷道:“爸爸,你等着瞧!我跟妈妈们说去。”说完,他小屁股一扭,踉踉跄跄的就往舷梯方向奔去。

  嗬!

  男人心里一惊,这臭小子都跟谁学的啊!

  一想到儿子口中的“妈妈们”,他心里登时有些发毛,这些个“妈妈们”可都不是什么善茬,尤其是那三个武力值超高的女人。

  他姥姥的,谁要是敢跟我说老婆多了是件好事的,老子跟谁急!

  想到这儿,男人赶紧换上了一副讨好的表情,把女儿放下了,一个箭步撵上了儿子,生拉活拽的把儿子给抱了回来。可不是吗?如果真让儿子打了小报告,那自己就算不脱层皮也非得被那几个女人的口水给淹死!

  只是谁也没想到,男人好不容易总算是把儿子给哄回来了,一旁的女儿却又不干了,坐在甲板上哇哇大哭了起来。

  唉......想我陈成也是道上响当当的人物,怎么会落到这般田地啊!

  此情此景让男人哀叹不已。

  没错,这个带着俩小屁孩的男人就是陈成。

  可是,他不是应该早就死在了燕京那座破落的电影院外了么?怎么现在却好端端的在这万里无云的大海上晒太阳呢?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

  原来,当日在那间破电影院里,陈成发现水笙还有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当时他已经把重重的布帘子给掀了开来,然后就听到了一连串密集的枪声。

  只不过,让他意外的是,这阵枪声响过之后,他竟然没死,还安然无恙的抱着水笙站在梯台上。

  紧跟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脑袋一疼,就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后,他发现自己跟几个便衣酷哥待在一辆宽敞的吉普车里头,而水笙却不翼而飞了。

  酷哥们的头是他的老熟人——麦克。

  麦克并没有为难陈成,很主动的交代了水笙的去向,又示意陈成放心之后,就直接把他秘密带到了薛将军的家里。

  大约两个钟头过后,陈成才从薛将军的书房里走了出来。

  谁也不知道薛将军在书房里究竟跟他都说了些什么,只是,陈成出来的时候,手里头却多出了一枚形状很诡异的暗金色的徽章。

  离开了书房后,心急如焚的他几乎是片刻不停的奔向了外院。

  院门附近,麦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再次把吉普车开了回来,并且难得的朝陈成微微笑了笑,随手打开了车门。

  车门打开的瞬间,两个女人飞快的蹿下了车,怀中还各自抱着一个小孩子,奔向了陈成所在的位置。

  陈成微笑了起来,看来薛将军并没有骗他,她们都还活着。

  是的,都还活着,甚至,还多出了一个他从没见过的小女孩。

  他知道,这个女孩是他的小女儿。

  这一次,他没有半点犹豫,大步的迎向了这两个女人,敞开了自己宽阔的胸膛,把她们紧紧的拥入了自己怀里......

  .

  .

  “爸爸,你陪我打牌好么?”

  永仁稚嫩的嚷声把陈成的思绪从半年多前拉了回来,他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宝贝儿子,刚要断然拒绝,他女儿却突然间从兜里取了一副小小的扑克牌出来,递向了陈成,撒娇道:“爸爸,爸爸,打牌!”

  陈成的小女儿叫陈永嘉,也许是因为她继承了薛青卓的优良基因吧,这小丫头聪明得吓人,还不满周岁就已经学会说话走路了,鬼点子甚至比她哥哥永仁还要多些。平日里陈成也最头疼这个比鬼还聪明的小女儿,没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应承了下来。

  永仁看到父亲答应,小屁股一扭,喜滋滋的从一旁的玩具箱里摸出了一大叠筹码来,一枚枚的分配到了三人手上,那认真劲头都快赶上职业的荷官了。

  陈成再次发出一声哀叹,无聊之极的开始发起牌来,同时,心里面却免不了的又对他那几个好老婆逐一的数落了一遍。

  也是,这几个女人现在啥事也不干,整天就只知道泡在一块打麻将,把家里的两个活宝都扔给陈成自个带去了,就连一向不喜欢这种娱乐活动的水笙也被带坏了。不过,你还真别说,她们这四个人正好凑成一桌牌搭子,用薛将军的话说就是,谁叫你娶这么多老婆的,活该!

  父子三人的娱乐项目是斗地主,几圈下来陈成面前的筹码就输得差不多了,换成人民币,大概十好几万吧。话说回来,他可不是故意要让这俩小屁孩的,着实是这俩兄妹的脑子里就跟装了芯片似的,每张牌都算得清清楚楚,他想赢一铺都难,每次跟这俩小家伙打牌都让他难堪不已。如果不是没辙,鬼才愿意跟这俩小屁孩打牌呢。

  陈成现在每个月能够从青禾基金里头支取大约一百万左右的月薪,可这钱还没来得及捂热呢,就已经全输光了。他倒是想赖账,可架不住这俩小屁孩背后有人撑腰,他想赖账,那是门儿都没有。他现在甚至开始怀疑,这俩小屁孩是不是那几个女人故意派来搜刮他的。

  “爸爸,你的牌技真烂,比白板叔叔都不如呢,跟你打牌真没劲。”永仁边用小手数着自己赢回来的筹码,还不忘说几句风凉话。不过今天他赢得比妹妹多些,心情还不错。

  嗬,你这臭小子还有脸跟我提白板!

  陈成暗啐了一口,心里却着实后悔不已,当初就不应该带永仁去会所上班,搞得这臭小子现在不光自己学会了,还连带着把妹妹也都给带坏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整天就知道玩牌。

  只是,他想是这么想,脸上却挤出讨好的笑容来,摸着这对宝贝的脑袋说道:“嗯......乖孩子们,是这样的,爸爸最近手头有点紧,今儿的帐先欠着吧。”

  “不行!”永仁和永嘉异口同声的断然拒绝。

  “......”

  陈成翻了个白眼,正要说话间,耳边却传来了突突突的马达声,他赶紧把刚洗好的牌一扔,循声望去,原来不远处的海面上有一艘游艇正朝着他们所在的方位快速驶来。

  是谁来了?

  老高?

  这怎么可能,他不是还关在a市的山庄里头么,没这么快放出来吧?再说了,他现在跟老蔺他们一块在山上种树,哪有闲功夫跑这里来。

  难道是老刘白板他们?

  应该也不会啊,昨天才通了电话,说要忙集团重组的事,最近没时间到岛上来玩了。嗯,伯光他们昨天才走,应该也不会是他们。

  薛将军么?

  靠,这老家伙把女儿塞给我了,这会儿怕是跟那俩小秘嗨皮得都快忘了他自个姓啥了吧。

  眼瞅着对面那艘游艇越来越近,陈成暗地里却越发奇怪不已,脑子里飞快的过滤掉了一连串熟人。摸出一支烟正要点上,不想身边的永仁冷不丁的扯了扯他的裤腿:“爸爸,爸爸,妈妈她们快要上来了!”

  “没事!”陈成笑着拍了拍永仁的脑袋,自顾自的把烟给点上了,说道,“你们那几个妈妈正忙着搓麻将呢,天塌下来都惊不出她们,再说了,你爸我抽支烟碍着谁了,天王老子来了咱也不......”

  “妈妈,妈妈......”

  陈成话音未落,永仁和永嘉突然间腻声喊了起来,跟着便扔下了陈成,齐齐的奔到了四个妈妈身边。

  陈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顺手把烟给弹到了海里去了,装模作样的迎了上去,讪笑着说道:“呵呵,你们怎么也上来了,多玩一会嘛。”

  但很可惜,他的小伎俩根本就瞒不过那几个女人的眼睛,四个女人同时轻哼了一声,不再理睬陈成,而是分别扯过两个小孩,很严肃的询问道:“你爸爸刚才是不是又偷偷抽烟了?”

  两个小家伙对望一眼,同时摇了摇小脑袋。

  陈成松了口气,冲俩小家伙暗暗竖了竖大拇指,哈哈,真不愧是咱老陈家的种,威武不能屈啊!

  “妈妈,爸爸他只是把香烟点上了,没来得及抽就给扔到海里去了。”

  两个小家伙接下来这句话让陈成恨不得把他俩拽过来狠揍一顿屁股。

  果然,一听这话,四个女人赶紧围到了陈成身边,齐齐的向陈成伸出了手来:“把剩下的都交出来!”

  “呵呵,你们没瞧见么?那边好像有客人来了。”陈成干笑着岔开了话题,这盒烟是昨天发哥他们临走前悄悄留下的,最后这么一点粮食他怎么可能交出去。

  四女顺着陈成手指的方向同时瞧了过去,果然看到了一艘游艇正不急不缓的向这边驶来。

  “成哥,那是谁呢?”水笙好奇的问道。

  陈成成功的转移了视线,笑着把手一摊,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咦,好像有两个人出来了!”杨大姐忽然也指着对面那艘快艇嚷道,这倒不是她眼尖,而是此刻那俩人正从舱内走到了甲板上。

  众人一看,果然如此,看装束好像还是一男一女,男的还不住的朝陈成他们挥手喊着些什么呢,只是距离有些远,谁也听不清楚对方究竟在喊些什么。

  “哼,我说是谁呢,对面那个男人不就是差点杀了水笙的朱老四么?”小贺冷哼了一声,说道。

  四哥?

  陈成也有些意外,自从电影院一别,他就再没见过老四了,虽然心里头仍然有个疙瘩在,但好在水笙安然无恙,他也就没当初那么记恨老四了。更何况,他也知道,那天老四其实是有机会向他开第二枪的,但老四最后还是选择了离开,否则,他和水笙早已经死在电影院里了。

  只是,老四到这来干什么呢?而且还带着个女人。

  等等,这个女人挺眼熟的啊......

  “陈成,朱老四身边那个女人是谁,你认识么?”小贺有些疑惑的问向了陈成,距离太远,她也只是从老四那夸张的动作才把老四给认出来了,至于那女的,她却不得而知了。

  “我哪儿知道啊。”陈成一脸无辜的说道。

  “呵呵,你真的不知道么?”薛青卓的笑声很悦耳动听,但听到陈成的耳朵里却是另外一番滋味了。

  事实上,这个女人他不仅认识,而且从名分上来说,这个女人也是他正儿八经的老婆。

  那天离开薛将军家之后,他第二天就跑去跟萧韵如见了面,接下来,他把老高的那个计划继续执行了下去。只不过,这一次是由薛将军亲自操作的,因此,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半个月不到,他就完成了这项任务,并且把魏天陵留给萧韵如的那一千个亿黑金,一分不少的转到了青禾基金的户头里,全数做为了这次西气东输工程的专项启动资金。

  做为交换,陈成获得了他最想要的自由,也包括薛青卓的。当然,这一切他都是瞒着身边这四个女人私下进行的。

  然而,薛将军的事情是办妥了,可他却还有一个头疼的问题一直不知道该怎样处理,就是关于跟萧韵如的问题。这个问题很棘手,处理不当的话搞不好会弄出人命的,于是,他就拖了下来,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再把所有的事情摊开来跟萧韵如说一次。

  可谁也没想到,现在别人却已经找上门来了。

  这可该怎么办啊?

  陈成一阵头大,环视了一眼周围这四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们,他很怀疑,自己若是跟她们说再给她们找了个姐妹来,会不会当场就被她们几个给生撕活劈了。

  “咦,那不是萧姐姐么?”水笙突然喊了一声。原来这时候快艇已经很近了,任谁都能瞧出对方的大致模样来了。

  水笙也认识萧韵如么?

  陈成怔了怔,奇怪不已。

  “韵如妹妹!”“七七!”,“妈妈!”......

  水笙话音一落,几个女人同时朝对面挥起手来,连那俩小屁孩也都挤了过来,大声的喊了起来。而站在对面甲板上的萧韵如也热情的扬手回应着船上的众女,往日那副冷冰冰的模样可是半点也找不到了。

  我靠,她们......她们好像全都认识啊!

  这下子,陈成完全呆滞住了。

  “我们快下去接萧姐姐过来吧。”水笙发出了一声倡议,很快就得到了众人的响应。陈成一愣神间,几个老婆就已经纷纷下到了一楼的甲板上。

  “永仁,你也认识萧阿姨?”陈成眼疾手快的一把扯住了儿子的小胖腿,拽回来问道。

  “嗯。”永仁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跟着又笑道,“嘻嘻,爸爸,难怪妈妈们都说你现在已经out了呢!”

  靠,这一群大小骗子,居然还敢说我out了?

  陈成抱起了儿子,目瞪口呆的瞧向了底层甲板上正嬉笑打闹着的几个女人,欢声笑语中,他仿佛有种如堕云端的感觉,心中也禁不住漾起了一丝温暖的感觉来......

  -www*69zw* 六|九|中|文|书友上传/-
重生之官场风流 更多全文章节 https://www.510wx.net/book/19450/ 510文学_无弹窗免费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