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快穿之神农只想种田(快穿:种田撩汉100式)

第0028章. 女孩不输男

  林老太性格强势,甚至经常管过林老太爷的头上。

  当然,要不是因为在她手里,林家过得越来越好,否则老林家估计不会善罢干休。

  “除、除名?!”陈芳草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也知道林老太能够说得出口,肯定就能办到。

  她无措地回头看向楼宁,眼底既紧张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夫妻一场,她平常多嫌弃林二福,但总归知道对方的底线。

  先不管老林家对不对得起他,但是林二福有多在意林老太等人,她可清楚得很。万一真被除名,把自己这一支单独拉出来,那可真要林二福的命了!

  “大福三福平常照顾我们两老,又帮忙族里的事情,哪里跟二福一样只管下地就好。”林老太瞇着眼,看着脸上没有笑容的林招弟,还有一脸惊慌的陈芳草,缓缓地说,“三兄弟里他最没用,让他拿工分出来又嫌多......”

  说着,林老态转头看向楼宁,扯着嘴角一笑,

  “养的倒是好女儿,不过也是赔钱货。天天勾三搭四不正经,手里有点东西就吹上天,要不是大队长看你们过得惨拉一把,谁知道你们现在还能活几口人。”

  听到林老太越说越离谱,陈芳草从一开始的彷徨,到后来的愤怒,已经完全压抑不住。

  这个老虔婆!之前怪自己生不出儿子,败坏老林家风水。生了儿子,又说三个女儿是赔钱货,干吃米粮不干活,逼着林来弟几个下地干活。

  当时林淑芬林佳芬可是穿着新衣吃着糖,还可以贴着林老太躺炕上!

  但她的女儿却得大冬天挑水打柴,甚至去山上割草喂猪!

  “老虔婆!你之前怎么对我我也认了!”陈芳草一把将楼宁给拉到身后,双手张开护着女儿,愤恨地看着对方说,“来弟被逼走我认了,是我当妈的护不住她!”

  “可是招弟被姐妹推落水,这是警察认的,你可别当作没这回事!包家人要娶,让他们去娶妳的林淑芬林佳芬!别找招弟!”

  楼宁看着身前瘦小的身影,心头一阵暖流淌过。

  近一年的相处,她已经摸熟家里人的脾气。

  陈芳草能够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护着自己,虽然让人感到意外,却也证明,她的态度的确是靠逼出来的。

  既然忍无可忍,那么自己当然也不能够躲在后面让她保护。

  “你大白天的说什么胡话!”林老太眉头一跳,前几天大媳妇带着两个姑娘,城里一趟回来蔫头巴脑,她就知道得立刻处理。

  反正村子里消息闭塞,加上大雪过年封路,只要自己早早促成包家或是张家的亲事,任凭之后林招弟怎么说,大家也不会相信她的话。

  结果没想到,今天自己跟着王满春前后脚登门,却没能够立刻拿捏住节奏,反而给陈芳草这个窝里怂的倒打一耙!

  “我是你娘,吃过的米比你吃过的盐还多!”林老太一拐杖就朝着陈芳草抽,嘴力骂,“一个贱丫头,你逼着老二吃糠腌菜也要帮贱骨头遮掩错事!怪不得一肚子生不出个带把的,白白让我林家遭好几年的罪!”

  那时候陈芳草生到林招弟,林家因为只有林二福一个人干活,还得养妻女,工分本来就紧张。等生到林带弟,林家基本没有多少饭菜下锅,林老太跟老太爷这才决定分家。

  那时候老鳏夫看上年轻的林来弟,想要给礼金把人带回家,林老太还想着正好给林三叔娶媳妇!结果没想到林来弟也硬气,拚着不要脸也要跟人跑!

  现在每每回头看到林招弟的脸,就想到这些年这几个姑娘给她带来的损失,林老太就恨得牙痒痒的,后悔当年没有把她们扣屎尿盆里,留在这里给自己赌气!

  “女儿有什么不好?”陈芳草被林老太跟冯小花压着打这么久,现在又听到林老太这么说,整个人都要不好。她猛地一抬头,眼神锐利地看着对方,嗓音低哑地说,“臭老太婆,你自己也是女的,你告诉我,女人有什么不好?!”

  林老太一棍子就要往陈芳草身上砸,双眼瞪的老大,粗喘着气,厉声说,

  “有你这样跟婆婆说话的?!折寿折福的话你也敢往外说!怪不得我家一年比一年不好,老二也越来越跟我离心!要不是有你这丧门星在,又生了一堆扫把精!我林家早就发达了!”

  王满春听到林老太这么说,心中不屑撇嘴,觉得这老太婆还真敢说。

  在大家一年比一年好的时候,也就林家过得一年比一年差。老大老三都是懒的,顶天脸长得过去,妻子又都娶的好,家里靠得住。

  要不然单就老二一家老黄牛似的忙,也根本养不起这么一票贪婪的家伙!

  她会点头答应让林招弟当儿媳,那还是看在去年的收获,有很大一部分是靠着她的方法发达。

  反正这姑娘现在名声不好,左右她儿子勾搭的小姑娘愿意接纳一个人当小,那么她当婆婆的也乐意看儿子坐享齐人之福。

  也就看这林老太够不够力,能够把价码压得多低了!

  “唷,这话我还真第一次听。”王满春知道林老太的心结在哪,于是迅速火上浇油地说,“我这亲家母不在意,咱们包家就喜欢姑娘家,以后让招弟多生几个,反正我就想看一排水灵灵的小姑娘呢!”

  ‘砰’地一声,林老太那一拐杖并没有砸到陈芳草身上,反而是直接掐在了冲过来的楼宁背上,直接将她身上棉袄的棉絮都给抽出来。

  “啊!”有人看到那黑黄又枯细的棉絮,顿时惊讶地叫出来,“这絮太少,也太老,怎么可能保暖啊!”

  楼宁紧紧抱着陈芳草,听出怀中惊慌又愧疚的抽气声,脸朝里压着,身体做出疼痛的颤抖。

  对许秀晴等人,她可以直接怼。但林老太是个长辈,她只能够迂回地用苦肉计,免得自家即便没有错,也落人口舌。

  然后精神力给自己掐出把眼泪,扭头瞪向林老太,不服输地吼,

  “可惜了,我让家里发达,证明了女孩不输男!可是比你争气的太多!”

上一章 |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